必中彩票平台 > 必中彩票平台小说 > 让你的代码只做一件事情,如何对iReader移动图书

原标题:让你的代码只做一件事情,如何对iReader移动图书

浏览次数:130 时间:2019-10-08

美国人有个说法,叫“justforfun”,可以翻译成“就为了好玩儿”。我们中国人比较识时务,所以justforfun的东西很少。有时候,我很想写一些小说justforfun,但我发现迄今为止,我只有一篇小说称得justforfun,就是《空中图书馆》。在这篇小说里面,我无法无天,更没有国界和族群的标签,甚至亵渎神明地和上帝他老人家开玩笑。可以说,我仅仅遵守了一个精神原则,那就是快乐的、打不死的精神原则。我把这篇小说写给所有和我一样死爱读书的书呆子、书虫们,希望大家读了会发笑,会感到快乐。我相信,敢于对自己的不幸发笑的人才是永远不会被现实打败的人。
  ——前言
  
  1、我们的烦恼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每个人天天辛勤劳碌,地球上所有之物尽遭洗劫,但东西还是越来越不够用,首先是空间。我们的城市拥挤得要命,建筑工人们把房子已经盖到了几百层,地下也挖了上千米,但大家还是只能挤在仅可容身的小格子里,像摞书一样摞起来。连地下道里都挤满了人,白天是行人,晚上是寄宿在外的流浪汉,睡觉的时候彼此摩肩接踵,偌大的管子变成了一个填得实实在在的卷饼。
  地越来越不够用,当政府那些负责圈地的家伙把公园、博物馆、居民区后面的小树林甚至学校操场的土地也全都征走的时候,我和小H开始忧心忡忡。和这些地方相比,图书馆显然更加庞大而空阔,它应为侵占着这么多的宝贵资源却经营得门可罗雀而惭愧。但这毕竟是最后一个图书馆,即便作为一种纪念意义的摆设品,也有保留下来的价值。在多年前那场电子化运动中,其它图书馆都未能幸免。书籍大部分被销毁,少数被转变成电码,输入一个巨大的、不可能有人光顾的数据库。在那场对书籍的屠杀中,整个地球都弥漫着强酸腐蚀剂的刺鼻气味。
  我们忐忑不安,群众们的呼声却越来越高。我们这个最后的图书馆被谴责过时、老土、大而不当、浪费纳税人金钱、不能有效地服务现代市民等等,甚至被揶揄为“本市最大的垃圾堆”。小H说,如果以“没用的”便是废品来说,这幅漫画所描绘的没错,对于不再阅读的人类(或者只看电子小报的人类)而言,我们的图书馆确实堆满了有史以来各色的文化垃圾。但他强烈反对关于“浪费纳税人金钱”的这个谴责,因为一个堆积了上千吨书籍的图书馆只雇用了我们两个员工来照管。我们两个即使每天工作12个小时,也只能在一个星期之内用电动除尘器为书籍浮光掠影地除一次尘,更不要说我们还要整理一些被拉得七零八散的书,将它们归类。您千万不要误会经常有人来阅读才把书拉得七零八散,实际情况是,图书馆各书架之间的通道已变成小孩儿们玩模拟战争时的秘密通道,他们随手把书当武器攻击对方。图书馆还变成了一些青年人约会的地方,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地方安静、暗淡、富有“古老”情调,有足够的、不用付费的空间。于是,他们在这里调情、嬉闹,把书当成爱情追逐游戏中的无聊道具。
  当我们坐在业务监控室里,看着100多面摄像头同时采集的画面拼贴而成的大屏幕时,那种混乱已经带有亵渎的意味了。小H激动地引用赫拉克利特斯的话喊起来:“你们这些目不识丁的人,干吗把我东拖西拉的啊?我不是为你们而写的!”我则幸灾乐祸地告诉他,卡夫卡早就看到了这一切,所以他要销毁自己所有的作品以免在未来时代受屈辱。
  我对书可没有小H那股热情,这里对他来说是天堂也是地狱,那些美好的、充满智慧和美妙情趣的书带他上天堂,而无聊矫情、自恋到了喋喋不休程度的书则让他承受着无休止的煎熬。因为,虽然他不需要强迫自己阅读滥书,可他一旦发现它们,就有将它们彻底销毁、付之一炬的冲动。但他又是个有职业道德的图书管理员,明白自己的责任是精心照管所有的书,所以他的困扰可想而知。相比他而言,我就像一个心不在焉的懒汉,我呆在这个地方本来就出于偶然,看书对我来说只是一种无所用心的休息,关于书的困扰还从来没有存在过。
  但老天注定,谁也逃不过困扰,我们的麻烦来啦。由于公众投诉激烈,立法者、执法者、金融业者、企业家们、地产商、建筑商、城市规划者、小报记者全都把我们当作焦点来讨论了。闹哄哄的讨论声将决定我们的命运,此外还有文法错误连篇的电子报道、会议记录、投票单子、统计表格,这些将裁决我们是否会因“无端”占用大面积珍贵土地而遭受被铲除的命运。
  我说过,我不过是个喜欢游手好闲的年轻人,靠了亲戚的关系得到这份闲职。现如今,还有什么比当一个图书管理员更清闲的职务呢?连上司都不愿看我们一眼。如果“国家精神财富委员会”的管理人想要来视察一下的话,他首先得走过这些被高大的书架挤得狭隘逼仄的漫长通道,他得呼吸这种数年不流通、还带有湿霉味儿的空气,他可能会被一个隐藏在书架后的顽皮小孩儿击中,他还会联想到公众措辞激烈的投诉……这些笨重的、浩瀚的、又极端固执的书确定会令他头疼病发作。
  我不是书籍爱好者,但因为小H的影响,我总算不厌弃书。有时候,小H会挑挑拣拣,突然扔过来一本书,建议我读一下。他总会花些心思“诱导”我。譬如,在我心情不错的时候,他会抛给我一本慕西欧的《关于爱女人的艺术》,说:“看看吧,最精致的、色情的眼睛长在这些才华横溢的家伙身上。和他们比起来,那些恶俗的黄色小说作家只配去扫粪坑,那些人天生缺乏幽默和敏感,简直是色情的大敌。”于是,我满怀兴趣地读完了,并且同意他的看法。而随后抛过来的一本书竟然是《昆虫记》,他说我必须熟悉这些似乎微不足道的生命,以便对“生命”产生完整的看法。在我刚刚从昆虫的世界返回人类之后,接下来的是一本巨沉的、某古国编年史。小H对我说:“如果你已经了解了昆虫,你就会发现,在一册编年体史书中,人和昆虫并没有多大区别。死于饥荒和战祸的人,和窝里被水灌满的蚂蚁一样。人的那点儿智慧放到宇宙的历史中去,和忙碌的昆虫最终会得到同样的结果,甚至更坏的结果。可人还硬要认为自己无比聪明,这是因为人类是一种极度自恋和自以为是的特殊动物。”
  从爱女人到观察昆虫再到相当残酷的历史,这到底是什么逻辑?不过这种古怪的逻辑多少有点儿吸引人,就像他的颠三倒四的话也自有其魅力。他并不总是像哲人老子一样看透一切,更不会把自己仅仅想象成昆虫。总的来说,小H喜欢前后矛盾。例如,他曾引用皮兰德娄笔下一个人物的话说:“自从哥白尼发现地球不过是个玩具一样的球,大家一时头朝上一时头朝下地转个不停,人类就完蛋了,斯文扫地!”但另一个时候,他引用另一个人物的话说:“最重要的就是打破假象。人类凭什么认为自己是依照神的样子复制出来的,凭什么相信自己有神的专宠,比一切都高贵?一旦这个幻想没有了,人才能脚踏实地起来,才不会追究那些虚妄的、不重要的东西。”
  可以说,我对图书馆的热情最初并非来自书籍,而是来自和小H这样的人一起工作,来自他自相矛盾、神经质的说话方式。所以,当上司询问我们是否需要帮手时,我们同时一口回绝了。要冒险和一个不识趣的家伙一起工作?我们宁可累死!
  而烦恼却日益严重,连我们自己都觉得自己和图书馆的存在确实妨碍了大众的生活。我们很惭愧成为大家的眼中钉,也很惭愧让那些关心图书馆的人为我们奔走求告、承担这个麻烦的使命。这一小群“精神财富捍卫者”确实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我猜想他们就像皮筋一样紧绷着,就快绷断了。如果一个相信道理的人试图说服吵吵闹闹的固执大众,他就注定象头朝下旋转的人类一样尊严尽失、最终完蛋,小H说历史早就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历史并不是真理渐渐明朗的过程,或许它曾经是,但经过某个点之后,形势突然朝另一个方向狂奔不止。断定人类如同小狗咬尾巴一样兜圈子的毕达格拉斯取得了胜利,历史转而成了真理、高尚的东西渐渐被粗浅的喧闹、逗乐埋没的过程,或者历史本身也正被喧嚣抹杀。到了最后,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艺术、科学、宗教全被分而又分的技术工作代替了,思想被指定的程序指令代替了。因为大众说:我就要那个!
  在《拜占庭帝国的消亡和记忆》这本书里,曾记载了一个从恒河之外的东方来到拜占庭帝国的贤者。这位贤者向皇帝和大臣们描述了许多奇异的见闻,其中提到一个极度富庶却又极度匮乏、极度严苛又极度腐化的国度,贤者的结论是:“多至泛滥成灾便会少至荒芜一片,这乃是灾难的两个面孔。”如今的世界看似无所不有,却又荒芜得像原始人的世界。
  最善于哗众取宠的电媒终于得以向他们的宿敌–书籍实施报复,措词激烈到连尼采都会被逼得二度发疯。他们要求国家彻底销毁无用的书籍,质问为什么要存放这些已经被淘汰的老掉牙的知识、这些旧时代的感伤?在一个新鲜时事使人们应接不暇、无比充实的年代,为什么容忍“蠢笨的、肮脏的破烂堆占据我们金子一般宝贵的土地”,而任由无家可归的人睡在地下道里?他们甚至还提出图书馆滋生蚊虫臭虫蟑螂这样的理由,以便恐吓公众,顺便凑足他们的电子版位。
  “精神财富捍卫者”回复了一封有气无力的公开信,争吵持续下去,群众的情绪越来越激昂,干脆把房价高涨、拆迁翻修、传染病流行、公厕粪便堵塞、流浪汉犯罪率增高这些账全部算在我们头上。示威者在图书馆外围堵了将近十八层,连谈恋爱的人都不敢来光顾了。我们只能吃空投的恶劣食物。橡皮筋终于绷断了,活动家们无计可施。“精神财富管理委员会”经过几轮吵翻天的会议后,决定销毁大部分书籍,保留“宝贵的”一小部分,把地球上最后的图书馆迁移到空中。
  
  2、我们的星球
  
  在极短的时限内,小H和我昼夜整理书籍,想要把最重要的书籍都保留下来。过去的报纸杂志、期刊只好全部放弃了,技术书籍、二三流的小说随笔诗歌评论、作品精选集、名句摘录集、名著缩写本、抄来抄去的教授和博士们的论文等全部放弃,大部分大同小异的工具书也要丢弃,百科全书只保留了三套。古籍影印本由于太过厚重只好割爱,同样的书籍我们只保存一个最权威的版本。我们像骡马一样把书籍驮来驮去,最后连我们也觉得书籍已泛滥成灾了。我们就像想要把一整座山装进小船带走的两个痴呆渔夫,终于心力交瘁、无计可施。当局对我们的进度十分不满,派来十多个学历高深却几乎目不识丁的帮手。他们完全不理会我们唠唠叨叨的叮嘱,把宝贵的书籍随手乱丢,那样子就像垃圾处理厂工人对待旧拖鞋或是空罐头盒子一样。但他们迅速地帮助我们完成了工作。
  当最后一批销毁的书运走之后,我们坐在空荡得四处穿风的图书馆里检点剩余的书籍和帮手们在系统里留下的草率纪录。我们捶胸顿足地发现很多东西都没有抢救出来。例如,《远征记》被归类于报告文学而销毁了;《山海经》被当作一般的地理教科笔记处理掉了;《聊斋志异》显然被忘记从一般的志怪小说里分离出来;小普林尼被当成大普林尼的重复,著作悉数被毁;《芬尼根守灵》被哪个天杀的扔进翻译指南之类的书里运走了;《曲径分叉的花园》竟然由于其名称而被归类于园艺技术手册;王尔德的所有童话被当作“无名童话作家的作品”舍弃;卡尔维诺的《美国讲稿》被当成一般的博士生论文笔记扔进有史以来最险恶的书籍焚尸炉;萨德的《美德的不幸》被归类于黄色小书,嘉斯汀因此再遭蹂躏……而看看这个自以为是幽默大师的人,在把占满整排书架的托尔斯泰推进强酸池之前,竟不忘在电脑里留下注解:“我本来想要保留下来,因为老头的胡子确实很酷,呵呵。但我最终无法忍受这种唠叨个没完的老汉全集,刚刚处理了一个叫托马斯?阿奎纳的老汉(一个到死还没有把话说干净的唠叨鬼),刚好你俩去作伴。”另一个则相当愤世嫉俗,干脆把《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和道家著作、禅学典籍系数丢弃,原因充满十足的电子文艺腔:“这个世道,故弄玄虚的人还少吗?我们活得还不够疲惫吗?”
  随后,我们马上面临着“留下还是离开”的问题。委员会的人对我们很仁慈,告诉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人会毫无人性地要求我们忠于职守,如果我们选择留在地球上,他们会安排一份更轻松、酬劳更好的工作给我们。他们还说,图书馆完全可以有一个能干的智能人照管。而在丧失了那么多老朋友之后,我们马上悲愤地表示必须与图书馆同在。这令他们很惊讶,他们要求我们仔细考虑这个选择,因为一个只有两个人和一间图书馆的星球,其枯燥狭小可想而知。这不是问题,我们心里正愤懑着,恨不得离这些家伙越远越好。散会后,委员会的一位老者走过来,和我们握了手,他说:“小伙子,我不知道你们的选择是否是对的,但是热爱书籍有时候就意味着选择了孤独的生活,好在你们是两个人。我们会尽量把空中图书馆设计得符合你们的心意,而且在技术方面你们千万不要担心,这个空中图书馆就像……就像地球这棵大树上伸出去的一个枝杈上面的叶子,它将随地球一起转动,凡是我们这里有的晨昏和季节变化、光线和水源、以及植物生长所需的条件,你们那里也同样会有。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现在很多书友都有囤书的习惯,笔者就曾特意抽出时间,通过各种渠道搜索喜欢的书籍,然后放入iReader Plus里,走到哪带到哪。

本文参与#漫步青春#征文活动。作者:甘星星 本人承诺,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它平台发布

还记得周星驰主演的电影《国产凌凌漆》有一段让人捧腹的情节, 在凌凌漆和司令对战时刻, 达文西半路杀了出来, 扬言要让司令尝一下他新发明的集10种致命武器于一身的「要你命3000」的威力, 传说这是胜过任何武器10倍威力的杀人利器,然而,还没等武器开锋,司令一枪就把达文西给打残了。周星驰的电影就是这么无厘头,但通过这个情节来仔细观察我们的世界,会发现一种规律,我们人类生产的任何工具,都是针对解决特定问题的, 换句话说, 很多工具功能都是单一性的, 多功能的事物似乎没有那么容易流行开来,就像文西发明的要你命3000一样。 其中例子举不胜举

首先,介绍,这个小说是四个小说集的合本,谢谢!!!

iReader,我的移动图书馆

                                                      你让我驻足

洗发水、沐浴露、洁面乳虽然都是清洁用品,但都是有各自的作用

1A.《第一个短片小说》《引用经典小说《世界上最后一个人》,,,,,,,,,,

的确,iReader就相当于一个移动图书馆,而且极度极度人性化的:

高尔基曾经说过: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句脍炙人口的名言人人皆知。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被书所倾倒。喜欢那种淡淡的油墨味道,喜欢书中丰富多彩的故事。

小说、技术书籍、课本虽然都是书籍, 但是都是针对不同领域的

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独自坐在房间里,这时忽然想起了敲门声····

1、格式兼容

——题记。不知什么时候养成了去图书馆的习惯。也许,是二年级吧。那时的我就喜欢穿梭于书架之间,嗅着从书里散发出来的淡淡油墨香。光滑的地砖,整齐的书架。习惯溜冰式的在图书馆里寻找着自己喜欢的图书。手在一本本书籍上划过,眼花缭乱地看着一本本书籍的名称,心里是掩盖不住的欣喜。常常看到自己的喜欢的书忍不住心花怒放地“呀”的叫一声,然后快速地揣着怀中,我知道每人会跟我抢,但是还是忍不住的下意识的动作。

篮球鞋、足球鞋、跑鞋虽然都是鞋子,但都是为不同类型的运动设计的

(((美国近代著名科幻小说家弗里蒂克·布朗曾写过一篇就目前来说,堪为世界上最短的科幻... )))

iReader支持EPUB、TXT、PDF、MOBI、UMD、EBK六种文本格式,前面三种是最常见的,iReader不需要三方软件,或者邮箱转换格式,直接导入到机器就可以阅读。

蓦然回首,仔细地想想自己所看的书。呵,从一些神话格林安徒生三百六十五夜故事,到一些校园小说,然后是现在挚爱的散文。内容在一天天变深,变的有内涵,也记录了我在一天天的成长。也就是因为看书,我的视野开阔了很多,思想成熟了很多。

汽车、货车、客车。。。

2AA,《第二个短片小说》《自己原创》,,,,,,,,,,,,

而且,PDF支持裁边重排、其它格式支持自动断章。

也是在图书馆里,我看到了曹文轩的纯美小说。从《草房子》到《青铜葵花》,一样淳朴让人沉醉。读着读着,就好像在品味一杯醇厚的牛奶,纯而不腻,而又让人回味无穷。还有一本新概念的小说集,内容,让我震惊。华丽唯美的文字,好像在演奏着一首悠远绵长而又引入入胜的电影。一幕幕,让人情不自禁的赞叹。还有很多很多的文学作品,世界名著,都让我为之倾倒。虽然一些国外的名著看得懵懵懂懂,但是读得荡气回肠。

客厅、厨房、卫生间。。。

我拼劲全力,尽量想起

2、导入快捷

我在的论坛上看过这样一句话:我们都在向梦想一点点靠近。加油。加油。现实告诉我们做文学作家梦太遥远太奢侈了,但是我们都是执着的孩子,为了心中对文字的那份喜爱,默默的编织着一些关于文字的色彩,那是,我们的信仰。每次闻到书籍特有的油墨之香,都会有一种充实满足的感受。图书馆,是我心灵的寄托,一种默默的支持力量。

就连一部手机中的app也有不同种类分别起着不同的作用。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

相对大名鼎鼎的kindle来说,iReader阅读器的无线传书功能那叫个快捷。电脑端在浏览器输入网址,移动端扫码即可实现传书。

驻足流连在图书馆,细细品味书中的每一个字,倚在书架上,如痴如醉地吮吸着书中的营养。也许就在顷刻间,我可以感受到一切静止,只有书中的人物,在鲜活地跳动着。

存不存在这样一种工具, 它集成了所有或者大量的功能, 只要使用它就能解决掉我们需要解决的所有的问题?手机和电脑或许算是这类工具的典型代表,能帮我们做很多事情 。 然而,事实上具体替我们做事情是装在它们内部的软件 , 而这些软件的功能是单一的, 微信用来聊天, 新闻客户端就来了解实事, 支付宝用来付钱、淘宝用来买东西,所以从另一种角度来说, 手机或电脑只是一个功能的集装箱, 用来解决我们问题的还是这个集装箱中的工具。

3AAA《第二个短片小说》《这个是引用别人的》,,,,,,,,

而且,iReader配置了双频WIFI,秒速传书。

抬起头,可以清晰地看到阳光从图书馆的窗户里透出来,洋洋洒洒,零零碎碎。走到窗前,接受这大自然的馈赠,感受大自然的气息,阳光中,那份灵动。静静地靠着,低下头,继续沉醉在书中。对于书,虽不是醉生梦死的,但是也极度迷恋了。这一切,都是从小被图书馆里精彩纷呈的书籍所渲染的。

因此,从中我们可以发现规律 ,我们人类似乎比较偏好于归类和分解, 把某一个大问题分解归类成不同的小问题, 然后发明出针对解决小问题的工具。拿上面举的例子来说, 本来清洁用品只用肥皂就可以了, 现在却被分解成了洗头发的、洗脸的、洗身体的种各五花八门的清洁用品; 我们要学习知识,知识却又会被分解成不同的知识种类,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等等。我们人类的社会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的形态? 我们总是善于组合使用各种不同的功能单一的工具来解决特定的问题, 而不是使用一个功能庞大复杂的工具中的其中几项子功能来解决特定的问题。究其原因,是因为我们人类亲「简单」厌「复杂」,因为我们人类的智商还不够高,一个人无法掌握整个世界的所有规律, 因此只能将事物分解和单一化, 然后不同的人掌握和使用这个巨大集合中的其中一部份。

.啊,他终于想起来了

图片 1

看今日之皓蓝天空,品昔日之古典文学。悠哉悠哉,也不失为一种精彩的生活。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喜欢书籍,喜欢图书馆,那份永远的宁静祥和

万事万物都逃脱不了这种规则的制约,包括虚拟的计算机世界。 在软件的用户眼里, 一个软件由不同的功能组合而成, 比如说微信,它可以聊天、看朋友圈、付钱、看公众号文章。然而在程序员眼里, 这里的任何功能还可以再一次细分, 比如说看朋友圈, 在实现层面大概有以下几个流程,客户端从网络请求数据、将数据转换成界面、显示文本、显示图片等等,而且这些功能还可以再次分解, 一层一层下去直到分解成一行一行的代码为止。 从某种角度去理解,一个程序有一万行代码, 那么就意味着它由一万个功能项组成, 然而,这显然太过于复杂的不利于我们大脑去理解了, 然后就出现了函数,用函数对这些细小的功能来进行整理划分,使得代码易于理解, 这就好比图书馆有这么多书都会被放在不同种类的书架了,因为这样易于读者寻找。 然而, 当代码量过大, 功能过于复杂时,以函数为单位的代码也会出现了理解上的困难,于是接下来又出现类、包(名称空间)等更高级别的代码归类工具。就像一个大型图书馆, 书籍会按照书架、区域、楼层等不同的方式来划分书籍的放置区域。 而且这些书籍并不是被随意放置的, 计算机的书籍不可能出现在医学类的书架上,儿童读物的书架也不可能被放在成人类书籍区域,因为这会大大的影响读者寻找书籍效率。

如果因为灾难被困在图书馆,应该按照怎样的顺序烧书取暖?

WIFI传书

代码的组织和图书管书籍的放置在道理上是相同的, 只是具体实施起来要复杂灵活的多, 其中大致的规律就是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7/1101/12/46453302_699982822.shtml

3、存储量大

一行代码只有一种意思。 反例:定义一个变量, 即用来放置姓名,又用来放置性别。

本文由必中彩票平台发布于必中彩票平台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让你的代码只做一件事情,如何对iReader移动图书

关键词: 必中彩票平台

上一篇:【必中彩票平台】充裕跛子未有复活,沧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