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中彩票平台 > 必中彩票平台小说 > 女儿出嫁时,尘埃里的咏叹

原标题:女儿出嫁时,尘埃里的咏叹

浏览次数:123 时间:2019-10-02

妮儿出嫁那天,正值农历新年,天气出奇的寒冷。
  前一天,妮儿就躲在屋里哭。要嫁人了,自然舍不得父母、哥哥、弟弟,还有妈妈抱在怀里的弟弟。
  眼睛熬得红红的,哭到动情处,扑在母亲怀里。娘儿俩的眼泪融合在一起,孩儿是娘的心头肉啊。她抱住小弟弟亲吻不止,涂了弟弟一脸的眼泪。
  忙碌的父亲走进内屋,掀动着满脸皱纹吆喝着:“哭麽事?这是喜事”!这一喊不打紧,妮儿又扑到父亲的怀里。十九年的岁月啊,父亲抚摸着女儿的头:“女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好在只有四五里路,经常回来看看吧”。老泪纵横的老张头甩了一把鼻涕,又开始了他的忙碌。
   妮儿走到屋外,抬头望了望艳阳天。径自走到小河边,家里的二十多只鸭在清澈的河里悠闲地游着。妮儿扬起清脆的嗓音“来吧、来吧、来吧”每家每户都是如此这般的呼唤自家的鸭群。
   看着鸭群“嘎嘎”的上岸,在妮儿身边乖巧地转悠。妮儿蹲下身去,,怜爱地抚摸着那个蓝色颈项的公鸭。也许是在娘家最后一次呼唤鸭群了,撒上一些稻谷,今后她就要呼唤婆家的鸭群了。
   妮儿是个俊俏的姑娘,方圆二十多里地,有许多小伙子托人说媒。自己所在的庄子比其他村富裕些。扎紧头巾的媒婆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说动了老张头,答应把妮儿嫁给几里地以外的一户殷实人家。
   妮儿是个重情意的姑娘,和初来乍到的小E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寒冬腊月,家家户户
  上山挖树根烤火,那点火可是一门技巧。妮儿用一根竹筒吹起了篝火。每烤一次火,头上满是火灰。小E尽管吹得眼泪直流,可火苗还是毫无声息。引来妮儿银铃般的咯咯笑声。
   “冷麽”?妮儿关心地问。拉过小E冰凉的手。妮儿的手软绵绵的,透着温热的气息。小E红着脸抽开了手,在他的心里,着实感觉到这是一个好“女子”(当地语)
   穿着黑棉袄的媒婆来了,大老远就听见她的叫嚷声:“老张头,婆家人来接亲了,都准备好了么”?
   “好了,看把你忙的”老张头满脸堆笑,回过头去“妮儿,出来吧,婆家来接亲了”
  震耳欲聋地唢呐声响起,吹的是一些黄梅戏小调,女婿戴着大红花,小夫妻俩
  双双给父母跪下,行叩首之礼。
  新娘子要上路了,这是接亲的高潮。按照当地的风俗,新娘子必须不肯出门,由自己的舅舅背出村口。如果没有舅舅,就由哥哥代替。妮儿没有舅舅,哥哥三次欲出门槛,都被妮儿拉回。在媒婆的催促下,妮儿终于由哥哥背出了家门。
  唢呐送亲,还有那些孩子们,骑在牛背上的牧童,村里的同龄人,小E和几个青年一起,把妮儿送出了村口。
  妮儿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小E一眼。一丝一闪而过的微笑,一个再见的定格,深深刻在了小E的记忆中。
  少了妮儿的烤火,虽然冷清了许多。小E终于学会了吹竹筒,把火烧得旺旺的。篝火映红了人的脸庞。妮儿妈拨拉着火堆,突然对小E说:“妮儿想跟你去上海的,老张头不同意。上海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真要去了岂不是丢了女儿麽?这辈子我们都没出过门,你们都是要回城的”。
  篝火映照着小E惊愕的脸庞,未谙世事的他,怎会知道妮儿会有如此心事呢?他不由得回忆起了妮儿临走时的那一瞥,还有那仅有的一次牵手......。
  又一个冬天,妮儿一脸的笑容,背上驮着孩子,夫妇俩回家了。只是和以前相比,妮儿判若两人,劳累的痕迹深深地映在她鹅蛋型的脸上。又一次坐在一起烤火,小E的吹火技术得到了妮儿的赞扬。
  可小E怎么都不明白,一个昔日如花的姑娘,怎么一转眼又如花般的凋谢了呢?这是否是那个时代的人生之规律?
  时间的奥秘,告诉人们花开花落的真谛。

图片 1

      山间开满金黄的谷穗,池塘漂浮几羽白鹅,引吭高歌,打破向晚时分的闲愁。八月的柏油路微烫,跑着慢吞吞的拖拉机,这是永顺青坪乡下多年前的景象。

图片 2

图片 3

腊月二十七表姐女儿出嫁了,我问表哥:表姐哭了吗?他说表姐哭的心酸。这是传统的哭嫁。

      红牙哥家住山顶,山顶有风,吹得竹林哗哗作响。寨子开始退凉,几头老水牛快乐地甩着尾巴,一路泥泞飞溅。有头缠包帕的汉子在篾条屋前扎花轿,足下散落一堆火把。斑驳的土灶边沿有一张流着鼻涕的小脸,使劲地往灶台上蹭,然后偷偷抓起一坨红烧肉,飞快地溜跑了。

01

爸爸的小棉袄要嫁人了

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表姐女儿都出嫁了。表姐出嫁时的情景历历在目,犹如昨日。我曾经也为表姐“哭嫁”过。

      红牙哥娶亲了,新娘子是寨上的邻居,模样周正,俩人打小一起望牛一起读书,不知道他们长大是否谈过恋爱,相信彼此之间还是有好感。那时候成亲如果没经过三媒六礼的撮合,寨邻连肉都没得吃就偷偷好了的话,乡下人会说闲话的,这家人在寨子上会有很久都抬不起头。

九月的天气,虽已入秋,却独添了一份闷热。

过几天闺蜜就要结婚了,她突然跟我说起很伤感的话题……

表姐出嫁,我哭的很凶。大家都记得这事,一则我平时不好哭,二则他们觉得我哭的有点夸张吧。

      这门亲事,红牙哥请了媒人,三斤六两肉少不得,一把遮阳伞少不得,你何曾见过媒婆戴斗笠穿雨衣?至少在我记忆里,大多媒婆都会打扮,银耳环挂起,走路甩同边手,太阳大了,红伞就撑起来,美美的,走起路腰多半也是扭着,一副很甜很腻歪的样子。

此时,志坚坐在准备开往省城的火车上,怀里抱着母亲煮的鸡蛋和烤的火烧。

马上要嫁人了,但很舍不得爸爸妈妈,妈妈这几天心情也一直不好,她的心情也一直不平静。

表姐是舅舅家的,大我五岁,长的很漂亮。在舅舅姨妈家,都是男孩多,所以我跟表姐一起玩,关系很要好。到哪里都是一起,下地、烧饭、河边洗衣服。晚上睡一起说悄悄话。

      唢呐和溜子一路滴滴答答,穿过一堵懒篱笆,就到了新娘子家,花轿停落在院坝。老远,听到阁楼咿咿呀呀地有人在哭,这哭,在湘西叫做哭嫁歌,对于生活在土家山寨的人来说,哭嫁并不陌生!主唱是女中音,还有各种人声和叹息伴奏,成为记忆中的一部分,缭绕盘旋,青坪哭嫁是此生所听过的最动情的歌谣!一声华丽的咏叹,已是清浅岁月不可复制的往事和经典。

车窗外,母亲时不时踮起脚嘱咐他几句,父亲则拄着拐杖不停地抽着烟。看着亲人的不舍,志坚心头泛起一阵酸苦,父母都来送他了,唯独缺了妹妹。想到这里,一股咸涩温润的液体流进了他嘴里。

她说:之前有时候会对老妈生气,现在都不会了,只想好好跟她说话,一直陪着她身边;

我们也打架,她狠,哈哈!给我手上弄破留了一个疤,似乎我也不恨她,依然觉得她好。这是孩提时的纯真感情。

      在湘西,陪十姊妹是土家族姑娘哭嫁的仪式和或不可缺的环节。新娘出嫁的头天晚上,爹娘邀请亲邻未婚姑娘9人,连新娘共10人围席而坐,通宵歌唱,称陪十姊妹歌。清代土家语诗人彭秋潭《竹枝词》曾如此描写哭嫁:十姊妹歌歌太悲,别娘顿足泪沾衣;宁山地近巫山峡,犹似巴娘唱竹枝。贴切而柔情的竹枝词,寥寥数语,将一场哭嫁描写得淋漓尽致。

两天前,妹妹出嫁了,嫁给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离婚男人,而妹妹只有17岁。

她说:之前觉得我妈恨不得我快点嫁人,现在又舍不得了,嫁人了,老妈会觉得是别人家的了;

小时候家里条件都不好,每天很早舅舅叫表姐起床干活。她总是一叫就起来了,任劳任怨的烧饭、洗衣服、喂猪、下地干活。表哥表弟是男孩,家务活做的没有表姐多,她也不计较。那时觉得表姐真不容易,特别能干,也很心疼她。不喜欢舅舅,认为他们重男轻女不喜欢表姐。

      哭嫁,是从内心深处发出的信号,这种音乐堆砌在情感之上,几乎用眼泪水泡养。每每听到这种撕心裂肺的数落,我的情感闸门顿时泄开了,也跟着酸涩无比,也想嚎啕大哭一场。这或不是一般的生离之苦,也不是挥挥手就可以说再会的。女儿大了,要去另一个家庭过日子,做娘的肝肠寸断,就像小鸡再不能躲在鸡妈妈的翅膀下,至此离开温暖的庇佑独自觅食,也许会面对诸多困苦,但已不是父母能左右的了。

这段婚姻还得从志坚考上大学说起。

她说:我爸这几天总是郁郁寡欢,我却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有人介绍给她她会来跟我说。我们讨论一番认为不行,回掉媒人。其实是我自以为是。

      于是,在一场淅淅沥沥的泪水里,娘哭嫁歌教女,女哭嫁歌想娘,或哭嫁歌骂媒人……大致可分为哭爹娘、母女哭、父女哭、哭哥嫂、姑嫂哭、兄妹哭、亲姊妹哭、哭伯叔、姑侄哭、骂媒人、哭戴花、哭穿衣、哭背亲、哭上轿等各种形式,感人至深,不一而足。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应该是所有父母的心愿,更是志坚父母的期盼。可是,当邮递员把大学录取通知书送到他们手里时,他们欣喜的眼神里却弥漫着无奈

(一)

终于有一天,表姐定下亲来,也见过未来的姐夫。然后我们各种挑剔,说人家家里条件不好,说鼻子太大…可这回怎么说都没用了。

      湘西哭嫁歌,是有仪式感的,首先一绺手绢早就准备在手,从头到尾都讲究气氛、讲究情愫、讲究肺活量,这是一个声部或几个声部协奏出来的带着深厚的感情的咏叹,歌声华丽哀婉,缠绵悱恻。

志坚是农民的孩子,他还有个妹妹,全家四口人主要靠几亩田地为生。后来,他和妹妹都去了镇上的学校上初中,家里的开销更加紧张起来,父亲打听到山货可以贩卖,便没日没夜的进山出山。

曾经,我参加过别人的婚礼,看到新郎官带着兄弟团来接新娘,过五关斩六将,红包派得满天飞,但新娘子的房门依然被众姐妹拦着,伴郎和兄弟团簇拥着新郎,还有婚礼摄影师和若干下朋友挤满了小小客厅,门内的伴娘对塞进去的红包还不满意,就听见新娘子豪放地放话:“哎呀差不多就让他进来吧!”

本文由必中彩票平台发布于必中彩票平台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儿出嫁时,尘埃里的咏叹

关键词: 必中彩票平台

上一篇:【必中彩票平台】门徒迷返,是从没糟糕过的彭

下一篇:没有了